22.January.2018

【MMN採訪】持續做出目標全世界的音樂的w-inds. J-POP與海外流行音樂絕對性的差異是什麼呢?

w-inds.於2001年出道後,不只在日本累積高人氣,陸續也在台灣、香港、韓國、中國、越南等東亞地區活躍發展,在海外也屢屢獲得各項音樂大賞。近幾年,主唱橘慶太開始著手進行歌曲的自行製作,曲風包括Tropical House及Future Bass等,與全球性的潮流接軌,將時尚前端的音樂與日語歌詞完美融合,重新獲得更多歌迷的支持。這次我們向w-inds.的三位成員進行訪談,就讓我們來聽聽w-inds.目標全世界的企圖心吧。

 

取材・文 / 鳴田麻未

メインアー写

 

 

■作曲的契機是「接下來,w-inds要做什麼才會更有趣呢」

 

――現在的w-inds.是以全球性的潮流為基準進行作曲,可以這麼說嗎?

 

橘慶太:最近的歌都是由我作詞・作曲・製作一手包辦,作曲方式就跟外國舞曲的製作人一樣。除了因為我本身就比較喜歡外國的音樂以外,搭配外國曲風的舞蹈也比較讓人著迷。

 

千葉涼平:嗯,是現在流行的舞蹈嘛。

 

緒方龍一:不如說是剛出道時,才真正感受到用J-POP跳舞的困難程度。究竟應該以節奏、歌詞,還是旋律為重比較好,不停地進行了嘗試。但是最近的歌曲跳起舞來都非常痛快,讓我們都能盡情表演。

 

――假如現在要開始做一首新歌的話,首先要從哪裡著手呢?

 

慶太:應該是想像吧。接下來,w-inds要做什麼才會更有趣呢?現在正好在進行下一個作品的製作。雖然「We Don’t Need To Talk Anymore」跟「Time Has Gone」等歌曲都獲得了很好的評價,但是如果一直做一樣的事就不有趣了,希望能夠呈現出讓聽的人覺得「在保有w-inds.本質的同時卻又帶點新意」,所以首先就要從「接下來要做什麼才會更有趣呢?」開始進行發想。有時很快就能想到,但有時候也會完全想不出來,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比較好。

 

龍一:慶太總是在思考那些呢。

 

――聽起來感覺是以重視音軌的基礎在進行製作呢。

 

慶太:是的。當然,音樂的代表是歌曲沒錯,但我一直有一個習慣是會忍不住去仔細聽歌曲的節拍。像是kick或bass這種主要從低音域發聲的效果,正是J-POP與西洋音樂最大的不同。國外音樂製作人的作品,雖然音符較少,但每一個音每一個音都強而有力,相較之下J-POP的製作人比較傾向於加入很多個音,比較華麗的感覺。可以從這裡聽出兩者的不同。所以,w-inds.決定要注重製作歌曲基礎的音樂。有時光是為了找到最適合的鼓聲就要耗上一整天。為了組合出細微的音色,會一整天都在那邊咚咚咚的敲打著。(笑)

 

――在完成音軌時會注意哪些事呢?

 

慶太:我抱持著「歌曲的生命只有10秒」這樣的主張。不管是前奏還是副歌都好,必須做出能夠吸引到人的10秒鐘,傳遞給更多人聽到。譬如在談話性節目介紹到歌曲時,通常只會播個5秒鐘左右,所以我希望能做出讓人在聽到短短的五秒鐘就對它產生興趣的音樂。平常總是考慮著這一點在進行歌曲的製作。

 

――除了核心的作曲手法以外,同時做為流行歌曲也追求能夠吸引人的部分呢。

 

慶太:對啊。果然還是很喜歡美國風格的流行樂呢。其實只要聽到伴奏,就會很想要配上自己做的旋律呢(笑)。會想著「這個和聲不錯呀」,然後找到key後,「配上這個旋律的話就太完美了!」之類的。

 

涼平:那是職業病吧!(笑)

 

龍一:這樣的話其實就沒有在“認真”聽了吧。

 

慶太:對,最近變得沒有辦法正常地聽音樂了。只要耳邊有音樂響起,就會忍不住開始在腦內分析它是用什麼和弦、什麼樂器,旋律的走向又是如何。難過的是,感覺已經很多年沒有聽歌然後「yeah!!」這樣盡情享受的感覺了(笑)。

 

龍一:你從以前就是這樣啊。也不參加派對,去了別人的演唱會也都是在分析。

 

――千葉和緒方有過類似的情況嗎?聽到歌曲,開始思考自己會怎麼跳,或是分析舞步之類的。

 

涼平:是不會特別去想「要怎麼跳?」。倒是身體會自己動起來。

 

龍一:但是看電視或演唱會看到舞蹈團體的時候,會忍不住想對方是什麼情緒,應該說是在享受嗎,還是分析。

 

慶太:「啊,那個人失敗了啊」,有時候會這麼想吧?

 

涼平:會覺得雖然失敗了,但有時候就是會這樣啊(笑)。不會特別去挑毛病,但就是會不小心發現。

 

■不斷挑戰改變就是w-inds.的風格

 

――感覺從2014年開始w-inds.的音樂性慢慢轉向,那麼演唱會的表演和舞蹈層面也有因此而改變嗎?

 

慶太:演唱會的表演基本上都是從專輯製作的時候就開始預想,每次都會進行投影,而表演方式也都會隨著專輯內容進行變化。舉例來說,「Timeless」(2014年7月發售)和「Blue Blood」(2015年7月發售)兩張專輯,都是近似於原聲的手法,像是將80年代的funk&soul以現代的音源重現的作品。這時的演唱會就不會使用影像演出,改用燈光及樂團的編排來呈現,挑戰用不插電的方式,而我們自己也極力減少了舞蹈表演的部份。接下來的「INVISIBLE」(2017年3月)則是完全相反,整體使用電子手法呈現的表演佔大多數。會在專輯製作時便決定好這一年要走的路線、音樂性,和風格。

 

――概念十分明確呢。

 

慶太:概念雖然明確,但作品本身是不停在變化的哦(笑)。從出道到現在,變換過各式各樣的主題概念,15周年演唱會的時候為了曲目討論了好久呀。

 

――在各種變化中,有什麼主軸是不曾更動,或是不想變動的嗎?

 

慶太:應該是……唱跳這件事吧。但是就算拿著樂器演奏,我還是覺得w-inds.就是w-inds.。總而言之,大概就是3個人一起做點什麼吧。

 

龍一:嗯。

 

涼平:對啊。真的是很沒有規則的團體欸(笑)。

 

慶太:最近深深覺得,反而不斷挑戰改變正是我們的風格。如果受限於單獨一種想法,受困於單獨一種風格裡的話,就會喪失w-inds.最重視的“改變”跟“挑戰”吧。

 

 

後篇待續

■Information

 

w-inds.

Official site:http://www.w-inds.tv/

 

DVD發售中「w-inds. LIVE TOUR 2017 “INVISIBLE”」

初回盤DVD [2片組]

特典影像:「Time Has Gone」LIVE ver.舞蹈影像 / 巡演小冊子製作花絮

 

通常盤Blu-ray [1片組]

通常盤DVD [2片組]

特典影像:團員視角的巡演幕後花絮影像(共計30分)

http://www.w-inds.tv/discography/dvd_vhs/

 

相關文章:w-inds.巡迴最終場香港公演盛況空前!

 

相關文章:w-inds.為紀念在Spotify獲得日本排名第一&台灣排名第二的成績 決定公開橘慶太歌曲製作過程影片!


RANKING

  • DAILY
  • MONTHLY

FOLLOW US